第67章 不知死活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阅读阁】地址:www.yueduge.net

元洙脸色沉,风眸盛怒。

堂倌低声:“北凉玉书郡主。”

元洙,冷笑:“倒父靖安王脉相承,南辰妄图谋害南辰皇储,知死活!”

愤怒元洙,元昭

母皇,论何

握住元洙,轻言:“母皇必因跳梁气伤身,既妄图谋害儿臣性命,便命留南辰偿债吧。”

隔壁雅间句话玉书郡主,狂躁回踱步,张脸薄凉狠戾。

郁气难纾,玉书郡主顿步,掌狠狠拍:“苏冉宁废物,尸首被丢弃乱葬岗,本郡主非将,挫骨扬灰!父王被群蝼蚁害惨死连尸首,让恨!”

闻言,元昭脸轻蔑

靖安王尸首?

早被喂狼崽早已化处花草养料南辰翻底朝连根骨头回。

点声,别忘南辰北凉,被麻烦!”

低沉声音传,比玉书郡主狂躁激愤,倒冷静许

元昭挑挑眉,便靖安王世

玉书郡主闻言,狂妄嗤笑声。

:“麻烦?南辰谁给本郡主麻烦?便北凉皇室怒火吗?”

暗室另头传狂妄言论,堂倌目光微转,表微妙。

北凉劳什郡主怕吧,指头碾死北凉皇室怒火。

厢玉书郡主却仍惭:“墨青堂明,南辰檀九洲檀九洲南辰令闻风丧胆,南辰废物,阿兄,檀九洲昔叱烈箭呢!差点便取狗命,惜。”

话音刚落,元昭瞳眸紧缩,浓密纤长眼睫微微颤,眼睑投落片阴影,让此刻平添几分煞气。

句挨,便觉攥紧。

箭?差点丧命?

元昭此刻百感交集,震惊,盛怒,阵阵刺痛。

直习惯性,檀九洲世间任何,伤

今,檀九洲居曾命悬线。

路走命悬线少次呢?

阴冷残忍,却体贴,元昭眼渐渐跃簇簇火焰。

伤檀九洲

暗室另头,玉书郡主望眼身侧魁梧高,伸微垂脸,护甲散冷冷寒光,映整张脸越狰狞。

狠戾:“叱烈,吾王派图吧?若檀九洲首级,便必回北凉。”

叱烈舔舔嘴角,眼神阴冷似毒蛇:“区区儿,何足挂齿!侥幸才留条贱命,叱烈爷既亲狗命,。”

“哈哈哈!哈哈哈!”玉书郡主满声,长眸微眯,阴毒仿佛毒汁,“檀九洲,元昭,本郡主狠狠折磨,再拿狗命!”

西戎清音阁,。”见身边两顾忌,靖安王世皱眉打断话。

言警告:“玉书,收敛点,西戎任何东西。”

玉书郡主轻哼声,却敢再反驳兄长。

雅间声音渐渐,听合门声音,堂倌忍住偷偷打量身旁两位贵反应。

元洙脸色冷冽似冰,凤眸轻轻扫堂倌身,便让层冷汗。

怒,伏尸百万,流血千

堂倌凛,暗便帝王威仪,仅仅眼神,便让腿脚软。

再转眼偷偷瞥向元昭,脸怔。

杀气,长公主眼浓烈杀气!

元洙握住元昭,狠声:“昭昭,母皇!北凉知死活东西,既嫌命长,母皇便将全杀警告徒,敢妄图伤害!”

元昭敛煞气,淡笑:“狂吠疯狗,何须母皇,交给儿臣处治便。”

元洙,元昭笑打断:“啦,母皇,菜快凉,咱先吃饭吧。”

,便将欲言元洙拉回雅间坐

元洙奈,轻叹:“既此,母皇便危险。”

元昭点头,保证:“儿臣绝让别根汗毛。”

完,便继续替元洙布菜。

堂倌见状,识趣退

俩便边吃饭,边,倒将方才快压

摘星楼,元洙元昭便乘马车清音阁。

未免引风波,元昭让沉两顶帷帽给元洙戴让沉均戴具。

聚头,清音阁,元昭便听见阵熟悉娇喝声。

“撞本郡主,保住条贱命吗!”

元洙脸色再度沉

“母皇,儿臣瞧瞧。”

元昭掀车帘走,定睛远处正立数骑高骏宝马,骑马锦衣玉服,气度凡,便知身显赫。

身红衣,正坐马鞍挥舞长鞭猜,元昭北凉知死活玉书郡主。

《疯批美人重生后,强娶病娇九千岁》转载请注明来源:阅读阁www.yueduge.net

《疯批美人重生后,强娶病娇九千岁》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