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身不自主(1 / 2)

三虚影走,虚空浩渺消失,月桂树世界恢复空寂。

白色孔雀,石化紫凰雕像,月桂树摇曳,畏惧犹存。

木榻,雪珂睁眼睛,窗口月光,屋内夜色。

懵圈寻思遭遇,帝君?真帝君吗?怎话,指示?

雪珂扭头,犹豫控制,圣雀睁眼睛,扭头向紫凰。

紫凰睁眼睛,扭头与圣雀,彼此眼神相似,雪珂。

圣雀牵丝仙奴,紫凰圣雀梦傀儡。

雪珂望感知,被神秘帝君,禁制。

嗯?非禁制,合修,霞光裙衣,明合修。

楼梯口,月霜君悄,屋内变幽远缥缈。

雪珂急忙榻,尊敬呼唤:“月霜。”

“恭贺。”月霜君轻语。

“奴理应感恩。”雪珂恭敬轻语。

“非本君做主,感恩。”月霜君轻语,迈步走榻旁,俯视紫凰。

。”紫凰呼唤。

“曲腿张。”月霜君吩咐。

紫凰脱亵衣,曲雪腿勾搂腿弯。

月霜君俯身,纤纤玉抚摸紫凰圆臀,轻语:“顺昌逆死,蝼蚁保守身,愚蠢极。”

“雪珂。”月霜君直腰呼唤。

请吩咐。”雪珂恭敬回应。

“紫凰喜欢精壮力士,给力士偷欢。”月霜君轻语。

,奴暂且做主,几,勾搭几首。”雪珂回答。

月霜语,转身离

雪珂走回木榻高卧,明白月霜恼恨,更观察紫凰反应。

月霜君离,实则依,暂且给紫凰解梦。

紫凰状态,类沉睡做梦,主,解梦恢复主,记

,解梦圣雀念,变回梦傀儡。

紫凰梦傀儡,圣雀解除,帝君解,唯身变强解脱,少超越雪珂境界。

圣雀石凰境界,实则雪珂变异牵丝珠支撑,属宝瓶境界。

.....

秦牧风醒,头痛欲裂,虚弱空荡荡,,苦笑修养。

直至力复苏,窥察身。

净瓶儿主告诉,造化宿主,存未知隐患,沟通。

秦牧风诧异,念头观望水阁裙衣雕像,陌仙。

察觉异变,形藕身,北斗七星。

内视星宫,形态宛七轮圆月。

星宫空

星宫分别存,月桂树,星眸,白蛇,凤鸟。

净瓶儿,宿主月桂树修,与虚空蟾合修,

净瓶儿,白蛇与凤鸟,血脉神通植入,通灵

秦牧风念头关注白蛇。

轰隆隆!电闪雷鸣,条虚幻白蛇离星宫,带汪洋波涛,闪电缠身,游弋秦牧风身体方。

秦牧风惊异,随念头,白蛇异象消失见,回星宫。

念头关注凤鸟。

啾!声凤鸣,紫火升腾,头虚幻火凤凰,散焚毁火威,盘旋秦牧风身体方。

秦牧风感知,白蛇与火凤凰,真实战力强,或许相高阶力士。

“虚空蟾背负七星,空,应合修玉兔,月河,植入血脉神通。”秦牧风寻思。

火凤凰异象消失,回星宫。

秦牧风明,白蛇与火凤凰,通灵存

化灵,限制背负七星长?

......

东升,紫凰洞府客,清彦尊者。

雪珂控制紫凰见,见,传语:“少主。”

清彦尊者微笑回应:“妨,追求紫凰仙,合乎理。”

“少主,紫凰,帝君护住。”雪珂警告。

清彦尊者传语:“抱圣雀。”

“少主奔圣雀?”雪珂外讶

“圣雀腿绝品,摸。”清彦尊者直白欲求。

雪珂思抉择,笑语:“奴逊圣雀,少主进摸。”

清彦尊者脸色微变,回应:“孙儿敢亵渎。”

“回吧,帝君。”雪珂笑语。

清彦尊者犹豫,转身离渔色,保,绝触碰祖父

紫凰者,帝君祖父拥头筹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心狐九变》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