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秋游

《和离后,侯爷追妻火葬场》转载请注明来源:阅读阁www.yueduge.net

萧锦文平爱游山玩水,因此,轻车熟路处山青水秀,景色怡方!

已经入秋,树叶始微微黄,慢慢变红。

阵微风轻拂,树叶沙沙响。微风卷几片翠绿树叶旋儿,透露许淡淡

晴空、流水潺潺,满山遍野万般风采,仿佛油画般,让旷神怡,觉沉醉其

野外顾蔓亭立仿佛脱野马,乎形象向草奔跑,笑声回荡整片

亭立拉萧锦文摸鱼。

邀请季沫烟,季沫烟却摇头,拒绝次落水,便阴影,便撒谎:“甚落入水水。殿侯爷添茶吧!”。

萧锦文让游玩儿体验更加充实,决定带丫鬟,并且让保护侍卫埋伏远处,近身。

惜,摇河摸鱼季沫烟便程墨殿凉亭,煮茶、倒茶。

远处顾蔓亭立笑声,,便萧锦文条两斤重鱼。

萧锦逸见哈哈笑,“鱼吃二弟!”

亭立顾蔓甘示弱,抓鱼,,每每鱼却算抓鱼太滑,力气太被它溜走

萧锦文已经抓三条鱼顾蔓亭立却。两气鼓鼓鱼绝罢休。

远处玩儿非常,太萧锦逸被感染,爽朗,“啊!束,,本宫!”

程墨严肃,“太储君,追求娱乐,幸!”

萧锦逸苦笑声,摇摇头,“墨,扫兴!感觉吗?候,摸鱼打滚儿候,亭立丫头片掉进河淹死,哭停,尤其,竟安危,给卿话。”

回忆,太笑容更甚。

回忆潮水般汹涌,记忆张稚嫩布满泪水脸突清晰,记忆娃哭喊“墨哥哥,死,啦!墨哥哥别怕!”

呵,真死。

程墨抹笑容。

笑容,刺季沫烟疼。

回忆,回忆,并

回忆,仿佛闸,统统涌入脑海,记忆张稚嫩渐渐变化,变此刻溪水费力抓鱼,倔强

记忆眼神热烈真挚,眼睛似乎装满呢?

萧锦文像再眼睛神色

脏突沉,程墨回神。

!提它甚!”

萧锦逸笑笑,突向程墨,“卿今,话吗?”

程墨回答。拉回视线,向萧锦逸:“太殿讲讲北疆吧!臣长进?”

程墨话,知二谈论,季沫烟便主帮助抓,正烤鱼二皇萧锦文。

程墨点点头。

萧锦逸向季沫烟离背影,夸赞:“新夫聪明儿陪身边,很伤吧!亭立离。今此紧张新夫理解。”

程墨冷脸,冷声:“,与太关!聊正吧。”

萧锦逸笑笑,正色:“今挞布展迅猛,便攻打边镜!”

程墨亦皱眉头,“此消息准确吗?”

萧锦逸点头,“,挞布首领番派遣士兵,屡次越边界线,已经蠢蠢欲!”

程墨:“即此,便做应战准备!”

萧锦逸笑,“场仗,本宫已经等太久!”

季沫烟走萧锦文身边帮,二配合默契。

萧锦文常常方游玩,及投宿,露宿荒野候,因此,做饭项技野外

季沫烟则因采药,候走,便取材,火做饭。

算熟悉,萧锦文爱话,让场,变尴尬。

季沫烟找准机,向萧锦文谢,“谢二皇殿相救,找机谢,今终。”

萧锦文笑笑,“必谢听话妹妹赎罪便!”

季沫烟微微笑。

萧锦文给季沫烟讲许游览山川新鲜趣,听季沫烟向往

季沫烟满脸羡慕,“,否则真亲眼!”

萧锦文停顿瞬,抬向季沫烟,问:“侯府吗?”

季沫烟被萧锦文问愣,吗?

曾经,游遍山川湖海,走遍涯海角,寻医问

光被困侯府,共侍夫,曾经,似乎始变……

季沫烟苦笑声,“何呢?”

萧锦文季沫烟句话似乎听丝淡淡伤感。

……”

萧锦文刚,却突顾蔓声喊:“抓!亭立,快抓住它尾巴!控制!”

顾蔓亭立两条重达五斤鱼。

,二雄赳赳气昂昂,昂首挺胸,迈步伐向萧锦文季沫烟身边走

安知何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www.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和离后,侯爷追妻火葬场》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