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青萍末 第三十三章 未央宫(上)

阅读阁【yueduge.net】第一时间更新《书剑酒》最新章节。

晋王朝京建康城内罕见场秋雨。

场秋雨场寒,京城向雨水稀少,秋季更浅薄,伊始风细雨,接足足三风驰雨骤。

建康城位置,赫高权威皇室——未央宫

未央宫算两甲历史,主司马炎立,历代君王养身,亦令晋平民百姓深恶痛绝宫殿,主培养

暮色,未央宫内早已灯火通明,宫殿外太监宫皇室制度翼翼游,蹈矩循规。

任何外,难听点便司马桓温监视司马弈

位华服公色匆匆,穿重重守卫,直奔未央宫,,实与太监侍举步维艰相差太

“萧公,您回,陛念叨您呢。”位眼尖鼠目太监老远瞧见,弯腰快步迎,“通报声。”

被称萧公色阴沉,谄媚十足太监,约莫嫌碍眼,毫敛势,抬脚直接将其狠狠踹飞。

轰!

太监身形场倒飞瞳孔阵剧烈收缩,身体笔直倒,再半点机。

华服公嗤笑声聒噪。

似乎番杀伐早已习常,倒主身边红太监,借机攀喜怒轻公,感命相连。

萧姓公未央宫外白玉石阶伫立许久,色平静若,思索片刻,微微招太监,火折,将宫殿围墙两侧点燃缓步踏至宫门外,静候傀儡皇帝。

雨停夜幕星空璀璨,别番光景,惜华服公并未,哪怕稍微将头抬弧度景象,依旧目斜视,气息内敛。

约莫视线袭黄色纱底色绣金吉服,领袖皆石青色,绣五爪金龙图轻男未央宫门

司马弈,主,方四十便被先帝册封东海王,历任散骑常侍、车骑将军,帝王世谓德才兼备,登基正值先帝司马丕追求永听信奸方士谣言,服量“灵丹妙药”驾崩,因膝,司马弈兄弟,皇位花落谁便

便顶巅占尽,却偏偏内司马桓温独揽朝政权,外北方五胡十六虎视眈眈,纵司马弈亲力亲拯救腐败堪,外强干。

偏僻镇百姓饥荒,百姓相噉,易相食,举,更柔弱持枪阵杀敌荒唐状。

晋此等青阳官宦耻笑,嘲笑声君王司马奕身,简直荒唐至极。

司马奕收回飘浮神,瞄宫外形形色色太监,轻微摇头,稍稍颔首望向漫星辰,暗叹息声,:“萧先此次边境?”

今已末,太监管将入眼腌臜汇报给辰,未央宫除稀碎灯火外,实冷清很。

萧姓公折扇,弯腰君臣礼,话。

“六见,萧先般注重王朝繁杂礼节。”司马奕语气颇奈。

华服公轻点腰部,露腰间墨绿玉佩,抱拳:“陛救命恩,萧某虽拳脚功夫江湖士,却仍知忠孝二字谓何解。”

司马奕沉默片刻,此半点帝王威严,唯颗粒,“色已晚,若萧先话,朕先休息。”

华服公点头,言,怀枚指甲般深绿玉简,声色递给龙袍男,令愕。

“陛观察及北战线等方汇,北秦依傍外界仙宗派,已经隐隐十六称雄,猜测,恐怕半载便带领其余十五处境......”

句话完,其透露报便晋王朝持刀将军江湖武夫算少数,果避修士北方诸,与临青阳王朝胜负,若真果,经历死离别老老

放眼整晋,除云游张老观主,便老祖宗司马南木位修晖阳境仅仅位,算北依靠宗派算三流,修士词,便真真切切晋世世代代惹

深深叹口气,哪怕司马昱深,甚至连司马桓温废除位毫朝政掌权傀儡皇帝提拔太司马昱,管接便皇帝姓司马便算老祖宗,至皇帝,实际皇帝并太关萧姓公秦却,世知“受命,既寿永昌”,却位者忌量力,且宗亲内斗比凡间争夺更猛,丢性命轻微,更凶狠便屠尽姓族

堪堪印章,争乱世枭雄,真此狠

司马奕认做敢往字。

汇报完近状况萧姓公便默声。

皱眉头,件令便头疼做探究,:“朕近听闻武陵源偏僻鬼气,宫派昱儿?”

萧姓公欲言止。

实际桓温算再怎脚踹朝皇帝登基,再怎毛病位傀儡皇帝除禁令京城外,朝文官请奏奏折便,桓温丝毫抱态度,记录鸡毛蒜皮,什武陵源张办寿礼、京城王麒麟儿取闺秀盛宴三三夜,至真正记录朝廷奏折花落谁,司马奕文武臣谁知肚明,司马奕眼闭眼才苟活至今,与司马桓温宣谁捅破层纱布。

晋皇帝言语丝毫凝滞,“记错话,次昱儿司马决定。”

萧姓公司马奕视线交汇,各轻轻点头。

晋皇帝笑:“萧先昱儿外?”

司马昱今正朝太,身桓温撑腰,哪算真腌臜

晋皇帝番话若注定回答,位萧姓公轻声:“陪十八暗卫,除眼见,其余倒。”

怒,“真欺否?!”

“恐怕仅仅简单。”华服公神色变幻

“嗯?萧先像知。”司马奕听话语猫腻,先副欲与秦誓死目早已消失殆尽。

......”华服公迟疑。

蹙眉:“萧先隐瞒?”

“陛莫怪!”萧姓摇摇头,知住,奈,“往青林镇捉鬼,遇背剑修士,陛明白,咱晋暗卫本脾气却高际,其便愉快口角。”

未央宫内晋皇帝色掩失望,原修士啊。

至今,算堪堪仅神仙,与北五胡十六相比简直巫见巫,何双方交战修士,提白云法通张老观主,仅凭力震慑座三流仙宗派,书言“兵必便此,实际晋缺其实入古稀“顶尖修士”,萧姓公番话便让司马奕实吃惊。

观其相应二三,修尚且知,比司马‘剑圣’纯粹万分,萧某猜测门派走。”

晋虽修士满外界修士寻求机缘屡见鲜,故晋京城内官宦修士奇,仅仅许皮毛,指掌。

语:“,萧先间禀报?”

名剑修何其尊贵,方,晋明主,理拜见才

“因名剑修远远及司马辈,杀名暗卫便独武陵源界,惊扰陛。”

萧姓公身份呼,赫“游山玩水”萧青,黎明宁初欢告别便浩浩荡荡返回京城,司马昱返,景算忽视步离萧青,春楼快活。

身华服萧青武力俗,既纪轻轻便潜伏身边觉,性怎般潇洒,实际位被世“玩世恭”萧公武林世便武,晋朝廷江湖追崇,数,若落败打算卧薪尝胆,萧青再怎才俊,

身龙袍晋皇帝似乎免头疼,随口问:“算念慈公主被什欺负?”

华袍公张满平静脸听念慈二字免充满苦笑,显公主“活泼朗”野蛮性奈,犹豫片刻,轻声细语:“公主殿便般,更别提深受司马辈宠爱,世间,公主乌烟瘴气?唯恐避及,害怕及呢,哪欺负念慈公主念头?”

由打趣:“老祖吧。”

华袍公微微低头,语气激万分,“属此,公主赋极高,若外,三位山修士,晋至少昌盛百!”

司马奕倒长远,轻轻颔首,目光深邃遥望星空,摇摇头,转身推未央宫殿门,回头,即将关,忽转身极低声线轻声:“萧先外,书防夜防贼难防,谁司马桓温偏向青阳。”

萧姓公

,太监尖锐嗓音门外传:“启禀陛,太求见。”

萧青身明显顿,随,微微弓腰,低声:“外皆传太善争夺,传闻终究传闻,,陛万分提防才。”

历朝历代,皇城少,其弑父杀君谋权篡位常见很。

沉默片刻,焉,便摆,示

位高辈分晋皇帝缓步走进未央宫,继宫门,萧青感受,宫内待足半载,太监儿传皇室风声极差,萧青相信耳闻目观,位傀儡皇帝性何,知晓清楚,若方战线若真失守,先且论京城风向何,单单百姓,定切污秽杂语股脑泼向司马奕。

华服公怔怔神,

“萧青儿做什,父皇欣赏吃喝玩乐。”

萧青未央宫外站立约莫半炷香散漫声音二十岁、身紫长袍背负双萧青,立马停脚步,微眯眼睛。

萧青青晃,转身瞄眼太做理快步离

司马昱愣。

萧青,与印象谄媚十足华服青

天才一秒记住【阅读阁】地址:yueduge.net

《书剑酒》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