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天监司南无影

天才一秒记住【阅读阁】地址:yueduge.net

皇帝御书房坐龙榻司礼监王轻脚踏入宫殿内,将拂尘甩身侧躬身礼细声细气禀告

“陛,靖王爷门外候旨。”

“嗯,请皇兄进吧!”

皇帝略显疲态奏折放,闻言抬眼缓缓走位皇兄南影。

靖王今皇帝南二哥,登基皇帝痛失臂,救命。虽父异母关系极吃喝玩乐,追求武

二哥虽八品流高监司司主,常待监司,喜爱游历名山川,监司平少司主洛飞羽掌管。

父亲乃藩王,争战四方,哥战死战场,其父亲久战疾,终临终片南诏疆域。顺势二代皇帝,其父封皇,二哥则被封等亲王其号靖王,监司靖王首。

身绛红色底色金丝镶边长袍边角嚣张随风荡,腰间配世间少纯正血玉阳光倒映光斑。男黑须,双黑眸目魄,眉飞入鬓,脸庞犹刀削斧刻般。

靖王龙虎马步走入御书房,准备躬身,楚雄连忙拦住,声细语

“皇兄,近?”

“劳陛,臣务繁重陛休息啊!”

略显憔悴逸,关切

“哈哈!皇兄羡慕啊。

“此次监司派,暗查实虞安伯爵孙案,此关重,处理怕影响军啊!”

色堪忧,靖王形便知晓,派袁重兴查案,关系复杂,三品员位高权重,怕袁重兴住压力暗徇私,才需监司查实。

影领命告辞,便将皇命监司内快速传达监司内犹快速效率机器,命令层层达,传达监司,洛飞云监司命令,便即

朝堂,正三品督察院左督御史吴章被勒令府,,皇防止吴章私,连关系捏造实。吴章憔悴京吴府宅堂内,回奔走思虑,切办法位帮忙完便寂静书房内,奋笔疾书写封信,吩咐属即刻送达。

东宫府占百亩,远远望座深红宫殿像嵌玉玛瑙,屋琉璃瓦顶,恰似座金色岛屿,府内房间四角立汉白玉,四周墙壁全白色石砖雕砌,黄金雕兰花白石间妖艳绽放,青色纱帘随风漾。

东宫太南旭坐茶座旁,与品茗茶水,细语交谈急匆匆进入房内。

“殿门收吴章吴急信。”

便躬身礼,双将信件奉南旭便吴章找命案父皇钦点,何,更何况被关禁闭

南旭挥退,见房门关才抬头

“语颜,法,吴章乃正三品督察院左督御史,容易拉拢,此啊!”

南旭直陪身边,给谋划策谋士,语颜灵眸低瞅南旭递信,几息抬头轻笑

“殿知江湖针法,假死乱真?”

悦耳声音,闻言明白思,随即声,赞叹聪慧,两交谈甚欢,府内几字书信,悄悄门递给送信

吴章三品员,信件明白思。先让承认罪责,假死乱真,隐姓埋名活,至少,皇钦点案件,万花楼案先认罪伏法,才死案消。

京城

刑部尚书袁重兴皇命,快马万花楼,此风尘仆仆府内院太师椅。陈文远奈,颤颤巍巍袁重兴,豆汗珠额头往流淌,州府擦拭。

袁重兴端茶杯,边案宗记录边喝茶水,几息才抬陈文远,淡

“陈,近应该睡吧!本官身负皇命废话进带兵包围吴府将吴府二公捉拿归案,即刻堂审案,明白?”

袁重兴将每很慢很清楚,眼神平静听明白袁重兴思,此案由皇钦点畏脚,命案属实,依法处理即

陈文远领命畏畏缩缩,吩咐府内官兵即刻,包围吴府,捉拿吴府二公吴元,很迅速,久吴府周围马暗探皆包围吴府。此吴元正瘫坐府内两眼神,打死伯爵,父亲传信让先认罪伏法,假死苟活

陈文远亲位官兵,重重围住吴府,防府内抵抗,惊讶,吴府却打府门,亲吴府二公吴元府内京城百姓诧异目光众官兵押吴府十几往京兆府尹公堂。

堂外围满百姓,几官兵将参与犯案吴元吴府,全部绑公堂,万花楼老妈青羽姑娘,证。

公堂正刑部尚书袁重兴,声拍案板,吴元公堂内威严两排官兵,武威二字堂初审。

其实案件并复杂,极其简单,案件公审理结束间并久,袁重兴坐公堂,陈文远坐侧。

袁重兴首先将万安楼老妈青羽姑娘,传,询问结束。质问双腿吴元,很痛快承认伯爵孙,案件虽简单牵扯物,必须将案件整整审理结束

尤青云昏迷,袁兴雨突内力源,便做决定给尤青云传近八万象决内力,才微微眼睛力气,至解枫已经力气,目昏迷醒。

尤府院内,尤青云被哥尤青轩扶走进谢枫,缓缓指探腕脉博气息,神复杂凝重,眉头紧锁,

经脉损伤极其严重,几乎近废,张惨败脸,昏迷解枫,尤青云微闭眼睛责懊悔,若主张,

“青云,解公命暂保住老爹,…”

尤青云听话,懊悔余,突法。

万象决修复筋脉?

身体突,刚刚包扎伤口,呲牙惨叫儿,继希望笑笑,打算何,解枫,否则难安。

……

京兆府尹

“袁,今非昔比,身受皇恩,让其僚羡慕已啊!”

府内座房间内,房门窗户紧闭,房屋四周黑暗处隐藏冷血黑衣,冰冷眼神正盯四周,倘若靠近,必将抹杀干净。房间内,灯火映照交谈,其斗篷,遮住脸堂府门走入内院踏进房间,坐便嘶哑句话。

袁重兴脸色虽凝重,声色回迎眼神,真实目,

三品兵部尚书秦福。

“秦深夜访,方式很特别啊!”

秦福闻言皮笑肉

“袁见谅,耽误间,,东宫位虽被关禁闭依旧很欣赏,希望范围内通融,酌奏。”

《断鸳》转载请注明来源:阅读阁yueduge.net

《断鸳》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