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众生皆苦

怳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朽元神升空,暗金色身躯威严冷酷,遮住光线。

聂盘痴痴见鸟身伟岸神灵,见它俯纪源按住,玉屑。

身处余波,狂风、巨响,摇晃。

何其震撼?何其恐怖?

张鸟任何表法磨灭,漠切,仿佛亘古此。

聂盘似乎瞬间,究竟何高高神灵,何平等。

,翦除株草,杀掉神灵分别。

朽元神,背环绕烟火般,明黄色飘带。

飘带凝聚气流,喧嚣声音,山川声音,鸟兽声音,众声音。

整片沸腾声音!

咆哮愤怒,随朽元神身金光火焰,穿透风雪,照彻

暗金色掌,栩栩密布清晰饱满纹理。

纪源蜷缩,将枪杆扛,死死抵住。

“铛!”

股劲风,积雪四散,土圈灰蒙蒙尘埃。

朽元神暗金色掌悬、震颤,被纪源担山枪杆顶

纪源青筋暴,浑身抖,双腿弯曲却

满口雪白牙齿,放声笑:“此!”

朽元神掌纹理转锯齿刀轮,旋转切割,将枪杆截磨灭,火花四射。

扭曲声音猛钻入纪源耳

背负吗!蜉蝣,沧海粟!芸芸众!”

纪源陡痛苦流涕光头,此刻理解光头痛苦,被万千执念折磨痛苦。

愿望,迷惘,痛苦。

“放吧!放解脱!”

聂盘纪源痛苦孔,焦急,却力。

满头鲜血瘸腿拐,身粗布衣染血色,长长血痕。

脸终再苦仇深,,忘记切,奔向满欢喜世界。

刻,聂盘

瘸腿仿佛认识聂盘,蹒跚聂盘身边走,双眼神,尸走肉跪伏,头埋进雪,向巨朽元神叩首。

聂盘疯似,抱冰冷身体:“母亲!拜它!!”

充耳闻,瞳孔已经散,嘴依旧干涩声音,丝毫感:“保佑…………”

聂盘仰长啸,恨欲狂:“母亲!母亲!盘儿啊!”

法接受母亲副迷更害怕,害怕母亲已经死

满脸鲜血,紫黑色嘴唇张张。

艰难声音,即使刻,似乎希望拥鹏神王许愿望。

话清晰落入纪源

纪源感愤怒,感仇恨,愚弄,更

“明明再强点!再强阻止切!”

纪源狂吼,虎啸声穿透云层,却法穿透元神。被压,仿佛头迟暮老虎,爪牙已经脱落。

聂盘抱母亲哭嚎,切,身沾满母亲鲜血:“母亲,走!!”

瘦弱聂盘并力气,哪怕母亲瘦弱。

金光翻涌,像朵金色莲花。风雪湍急,数凡枯黄草芥。

聂盘眼泪凝结,化寒冷冰晶。脸被割,鲜血迸裂,条条血泪。

许愿声音再度响,依旧干涩,丝毫命力,眨眼间被凛冽寒风,休止吵闹声吞噬。

微弱声音,却根针掉进耳朵

……做盘儿母亲!”

聂盘失魂落魄,终声,明明怀,却已世界。

光,悲伤,吗?

头,风雪母亲脸。笑,亲昵贴聂盘脸,仿佛许诺

纪源目眦欲裂,浑身毛孔渗血珠。被削匕首枪杆,双直接抓向朽元神掌旋转刀轮。

刀轮将掌切,卡骨头,火星直冒。

凌迟疼痛让纪源龇牙咧嘴,已经暇顾及朽元神磨灭灵魂执念

告诉随便欺负吗?”仰头骂:“哦!妈!”

纪源连连吼叫,整条背脊抖金铁交鸣声。缓缓站,立笔直,仿佛根擎柱。

,纪源体内蕴含参果精气条白玉雕琢龙,喷薄,飞快修复残躯。

参果精气接触朽元神,异变突

朽元神执念,浩浩荡荡被卷入参果精气玉龙

叮叮咚咚,凝结颗颗晶莹剔透,带血丝琉璃珠,滚落,光芒四射,停演化万物奇景。

……”

纪源朽元神像被抽掉骨头,力量疯狂流失,再像先般凝炼。

气,龙象巨力身体狂涌,根根骨头颤数神兵利器鞘。

“虎魔瞬杀!”

纪源双脚踏,身形暴,脚龙象翻滚,半圆形深坑,身躯顿飞剑般,激射

形容威势,甚至连肉眼办法见。

见虚空猛爆炸,仿佛颗巨气球。

纪源剑,化金线,周身雷鸣虎啸,切豆腐般,瞬间斩朽元神鸟头。

空霎,犹西沉,收敛切光芒,弥散切声音,尽数入黑暗

聂盘抬头,见纪源,身躯破碎,仿佛解~体般。

……

(实!各位读者章算昨QAQ)

《西游:从狮驼岭开始》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