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神秘暗器

紫色之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淡黄光芒,急星火,快似电闪,直奔赵柽

此刻,花篷,并乏武艺精通此等

寻常弓箭暗器凭借苏石,四周护卫,完全防住,并光芒直接打

光芒竟似比弩箭分,却轻易防住东西寻常

擂,外围禁军搜查东西,且将型弩距离限制,至弩机弩床,,谁明目张胆敢带,何况准备,此刻四周全,根本

射距比弓箭远型弩,弩速度虽比弓快,射程却差点,黄光远处房脊,堪比弩速度甚至更快,距离,谁东西。

甚至花篷众连惊呼及,黄光便打,赵柽坐色瞬间冰冷,精光闪,双袖便挡

,轰声响,赵柽坐直接粉碎,“啊”声,身

花篷瞬间紊乱,童贯周昂等见惯,甚至谭真亦独挡短暂间便稳定住局势。

救齐王,禀报官

封城门街巷,抓刺客!

维持场秩序,将擂台毕宜妥善处理!

赵柽双眼微闭,指犹颤抖,却,将掌物悄悄送进怀内……

“王爷,王爷,怎?”

“太医,王爷吧?”

“王爷,属罪该万死!”

“王爷,属命代命,愿王爷醒!”

赵柽呼唤声缓缓睁双眼,依旧左右瞧瞧,王府内,随次合眼睛,感觉哪画风,眼白胡老头,四周全汉。

汉,口气,嫌弃将脸转

“王爷醒!”

“太医,王爷伤严重吗?”

“王爷讲话?哪怕责骂属几句属高兴啊!”

“王爷很奇怪,舒服方?”

太医坐紧皱眉头,太医局医术教授,脉,察颜色,实赵柽哪妥,由伸胡须,副凝重沉思态度。

赵柽觉聒噪,便咳嗽几声,努力半撑扶,:“本王。”

闻言,太医脸色亦见赵柽伸袍怀,露副软甲,:“幸亏恩师赠送宝甲护身,遭本王危矣!”

纷纷露神色,唯岳飞站,回师傅往昔,却未提副甚宝甲。

周桐关门弟,做师傅交嘱切,半分保留。

师傅穷,除杆追风蘸银枪,再资财,师兄派送银两,师傅见喜,直养老,若师傅劝金银母娘却万万

赵柽向众,伸怀金色箭头,箭头太准确,因支箭,长度亦正常箭五分左右,:“东西差点将本王送走,哪個认?”

传递观,纷纷摇头,赵柽挥:“吧,东西虽被宝甲挡住,本王胸难受,休息。”

太医双眼亮:“王爷脏腑应气淤血滞,老朽给王爷副调养吧。”

赵柽瞅眼点头,张迪见状:“王爷,既伤碍回宫报信边官呢。”

赵柽:“回吧,回吧,碍。”

张迪离,片刻太医,众始七嘴八舌,赵柽听烦便全轰

晚间,锦儿送罐汤羹,言王爷受伤,汤,

赵柽谢,随府外陆陆续续送礼,禁军内部,亦官员。

礼全收见,至亦送少东西,赵柽命戚红鱼简素衣分拣造目,金银入库,玉器宝珠类全拿碎玉楼卖掉。

连续三赵柽府,刺客,甚至连点消息,赵柽倒外,凭借禁军盘查捕捉

赵柽府内兵部郎擂台胜败记录,便写奏折,将擂台宜结果报给君皇帝,三十六块御武牌,其卢俊义,横勇双金牌。

九块银牌,黄孤岳飞杀破擂台,各块,欧阳驼虽战,亦杀死擂主,块,杨志史进武松相貌平凡武者,因杀穿擂台,擂主交,再各块,萧长空块赵柽暂扣,块则由除外胜场,剩二十六块铜牌,亦归属。

奏折,便安排联络牌者,金牌,银牌萧长空离京,铜牌者却亦,赵柽,便将赐。

君皇帝昭告,将御武名单传递四方,宋忠义士,褒扬加。

赏赐,赵柽主持,愿入军全部赐予官职,愿入军,带制书返乡,方府衙武职,欢喜。

东京军,全部给赵柽安排,赵柽再次举次却全身边

场宴府内,樊楼,卢俊义与燕青,其间岳飞认师兄弟,卢俊义见赵柽蔼,便觉安慰,言语间颇亲近。

武松亦拜谢,赵柽知欲返乡平复,便:“二郎,,本王做主,焦躁脾性须记改。”

武松感激涕零,再度拜谢,直至酩酊醉,众方才尽欢散。

,赵柽再备宴,次却卢俊义,岳飞两场。

王府亭内,赵柽饮杯酒:“瞧卢师兄官,却头犹豫?”

卢俊义揖逊:“瞒王爷,俊义效力,安置,待安置完毕,任由王爷差遣。”

赵柽笑:“此处,卢师兄何必称呼见外。”

卢俊义:“怎敢此。”

赵柽位河北玉麒麟,忽,脸色顿古怪

(感谢打赏、投票、追读,紫色拜谢。)

《大宋处心积虑十六年,方知是水浒》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