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铃魂羁绊

玖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诸弟皆已退结界外,方境界再造力,方才痕迹恢复初,困妖牢内恢复阴冷沉寂。

“长凌,否随望月阁叙?”云雪白胡须,静默长凌。

!”兰笙拦长凌身,更加吃劲抓紧臂膀,鼓香腮狠狠:“长凌黑屋关待怎?”

兰笙由骨魂铃觉醒亏灵力,身体本碍,渡气便半,恢复活泼耍赖

“长凌闭关众师兄弟呢?”云尊饶兴致反问兰笙,缘,始终保持态度。

兰笙吞吐阵,知辩始终,便往长凌怀缩身,娇嗔:“长凌,老头胡咧咧!”

长凌轻咳声,其嗫嚅轻声叫声兰笙名字,轻轻推兰笙肩头,示收敛理。

兰笙知晓受缚清规戒律,烦躁

长凌,弓腰嘟嘴,伸长脖颈,恶狠狠,嗔怒:“长凌站谁边?”

长凌咽口唾沫,半张嘴,色变变,像极做错孩童。

再次轻咳两声缓解尴尬,紧接兰笙,解释:“兰笙,尊此次交代,定关,并非再闭关修炼。”

接话,兰笙微微颔首,算默认长凌

静静,直至兰笙停嬉闹,才郑重其:“啊,闹够?”

兰笙“哼”声,脑袋高扬,傲娇世。云尊见此摇头,挥,兰笙感觉身体轻,转眼便已望月阁。

际,阁内烛火瞬间点亮,飘淡淡熏香。

望月阁尊理,毗邻崖,楼阁向外望,云山水尽入眼底,胜收,云尊曾经便此处推演蚩炼妖星象。正值凛冬,飞雪飘零,见月色。

“坐!”

尊示长凌兰笙先入坐,随知名茶叶,正座入坐,临近长凌客座坐

师徒主客别,长凌欲身拜礼,尊却按住肩膀,长凌罢。

啊,与师尊般,礼节,东西束缚住脚。”准备茶叶。

长凌嘴角颤颤,欲言止,倒让兰笙顿附“体贴”举赞绝口。

“兰笙徒体内潜藏绝非寻常魔气简单,已经知晓吧?”云尊将水壶置炉火,别长凌问

长凌僵声“知晓”,紧接:“尊欲何处置兰笙?”眼神飘忽定。

“兰笙乃,岂处置理?”云尊毫迟疑直言回应

顿,话锋转,阴沉几分,继续:“此物与渊源匪浅,恐法彻底根除。”

炉火正旺,焰火断跳,烧劈啪响,却难消融壶白雪。

长凌盯雪块,望失神,今早已超外,此特殊期,或许两全。

“兰笙魂力势弱,依靠骨魂铃拘魂效,魂魄方才凝聚未散。数千羁绊早与此铃密分,取铃必定致其魂魄消散。倘若取,则长,神识将被其蚕食殆尽。”尊继续

骨魂铃体内?”兰笙知其缘由,头雾水,

尊轻轻点点头,声“回应兰笙。

掌门老头铁笼?”兰笙接

次云回应兰笙,捏决,瞬间“呼”声,炉火势暴涨,雪块随晶莹水珠,其迅速溶解。

此举将长凌思绪打断继续兰笙,揉脑袋:“待回再与兰笙细。”尊问:“根除法?”

“根除法或此物。”尊转将目光移兰笙胸,问:“否将玉借观?”

兰笙虽解,点头,随宝玉胸口飞,凌

尊仔细端详捏决,宝玉淡蓝色光芒,指诀断变幻,玉光芒盛。

,“呼”声,兰笙伸将玉拿,包裹袖口,嗔怒尊:“哪!”擦拭

“集灵气水波惊,真乃巧夺工!”云尊赞叹

何物?”长凌见状问曾查此物历,阅尽古书却未其痕迹。

“此非玉,乃陌尘仙遗留仙骨,竟抑制骨魂铃灵力,难怪此未察觉兰笙。”云尊回应

“啊?”兰笙声,满脸鄙夷:“骨头?”显话持怀疑态度。

骨,非骨,此物貌若凡品,凝集灵力估量。”云尊脸抹耐寻味微笑,泰:“长凌啊,机缘。”

话间,传阵“咕噜噜”水声,炉水壶冒阵阵白气,水

此仙骨解兰笙身骨魂铃急?”长凌急切似抓住救命稻草。

仙骨蕴含灵气估量,若将此灵气化,兴许解救法。

此庞灵力,千万承受,更别提兰笙肉体凡胎,仙骨或许陌尘仙才真正挥其效……

尊思索片刻,:“或许解,机缘参透,长凌!”尊特加重长凌二字,似别

长凌点点头,默默思索继续追问,像明指。

急,需明净气,免再被骨魂铃智,再寻破解法。”云尊提水壶,微微倾斜壶身,滚烫水淋茶叶,绿叶翻滚,顿清香。

尊给两分别倒杯茶,茶水清澈透亮。启唇微品,入口微甜,随喉间泛丝苦涩,喉口蔓延,辗转唇齿间。

兰笙抬茶杯,尽,喝洒脱,颦蹙。

长凌轻品口,眉头微蹙,便认苦茶,品质茶叶。

此茶苦涩闻名,虽品质拙劣,却茶香茶,寻常便苦涩,非明茶者品。

“兰笙徒,否再饮杯啊?”云茶壶,顾兰笙阻拦“满”杯。

“糟老头,真坏。”兰笙愤愤句,便直接将茶倒给长凌。此,长凌全盘接受。

“兰笙徒,遥仙池灵气免受骨魂铃侵染,往遥仙池内修,直至长凌寻解除魔气破解法。”云尊郑重其

闻言,长凌眼丝惊诧。创派,遥仙池便,历资格进入,连云掌门未踏足遥仙池,兰笙偏爱。

长凌连忙身谢尊,紧接却传兰笙怀声音:“长凌!”

“长凌需山寻找机缘,必须。”尊淡,随挥,张令牌便浮兰笙

令牌通体雪白,全身覆锦纹,间篆刻“仙”字,字体苍劲力,通往遥仙池令牌。

兰笙伸将令牌揣入口袋,愤愤:“啥?凭啥?”

尊品口茶,微闭双眼,感受茶香沁喉。苦茶,感悟。

。”尊理回应,语气铿锵力,容置疑。

?兰笙悦,正拍案番。

见云尊再次拂袖挥,两再次回雪堆,冰冷浇灭恼火。

冷~

《魔铃仙劫》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