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螳螂黄雀(1 / 3)

兵器,虽重,比弓箭复杂

狭长机关。

「微型床弩吧。」伍春直接回答,反问。

索朗德吉等禁目呆口咂,反复兵器。

索朗德吉敢相信耳朵:「让叛军惊胆战微型床弩?」

「正。它次性装十支弩箭,射直接扳机括射完重新张弓箭矢。速度比弓箭厉害,且威力强。」伍春边给微型床弩张弩弦,给它搭弩箭,「习使。」

「诺。」索朗德吉与次仁仁增等边答应,边观伍春,边跟习张弩搭箭。

伍春继续边示范,边讲解:「虽它相三石硬弓,它省力半,支撑。它瞄准比弓箭更加容易,因必费力轻松瞄准。它射更加容易,直接扣机括。」

坚村平措吕公车新晋升百夫长,反复打量城墙。

揉眼睛,见原威风凛凛绞车铁锤两根光秃秃喜。

此,桌阵两张八仙桌尖锥擂木撞稀烂。

「杀城墙,黄金千两。」坚村平措盾牌,边拿刀,快速通木板,向城墙冲

叛军,绞车铁锤,桌阵被打烂,等占领。

黄金城墙,黄金

叛军盾牌与刀剑,拼命向城墙冲

黑乎乎黑烟,坚村平措知雷。

冷冷笑,拿盾牌向它扫且效果错。

轰隆隆,火器爆炸,因它掉落木板木板爆炸

坚村平措脚踏城墙,脚踢早已破烂八仙桌,边挥舞盾牌,边拿刀,翼翼冲

盾牌,怕别放冷箭。

刀,怕别偷袭。

身强力壮,铠甲,胆敢冲

阻挡,坚村平措喜,迈脚步,双脚力,向城墙

砰砰,感觉处,声巨响。

坚村平措抬头见眼黑乎乎圆形物,它巴掌洞口,黑烟。

拳头石头,已经直接向头部射

坚村平措脑袋重重击,脑传剧烈疼痛,接转。

声倒,很快知觉,进入黑暗

索朗德吉等住,呕吐

清清楚楚,保安团火器火,突拳头石头。

石头直接击坚村平措额头,灵盖被掀,充满腥味白色脑汁四溅,顿隔夜饭

恐怖,实诚太恐怖

脑袋掉伤疤,剥皮制法器

幕,

太震撼,原战争此残酷,此恶

战争,」伍春胸部,

声音透露安慰:「,掉脑袋。」

群差巴听,答应声,

战争本杀戮游戏,反正死,已。

索朗德吉等原本叛军进攻已,此保安团极其厉害火器,

感觉,才,悄悄问:「师父,兵器,竟此厉害?」

铁炮,打歪城墙,打。」伍春本回答,叛军目致命威胁,间解答。

,正四阵阵长王庆。

刚才由炮,必须打

考验,

叛军已经攻城墙,乙方士气打击。

提高士气,必须亲炮。

准,除距离近外,绑架眼。

眼,城墙叛军清清楚楚。

铁炮特点,威力凶猛,准备短。打完重新填充火药,准备盏茶左右间。

百夫长惨叫声,知百夫长已经遭遇测。

神色变,原早已准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纵横宋末》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