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雷霆手段

天才一秒记住【阅读阁】地址:www.yueduge.net

侗民低估宁宇宁宇少,宽体假,宁宇,做土司黑,亩三分立足?

早让连骨头啃光

明山山场战,宁宇十三侗兵杀伤算。

侗民宁宇弥勒佛,整笑嘻嘻,活阎王!

让侗兵给绑三十,全部麻绳捆,拖回围楼,绑

宁宇回围楼,让清点,姓覃十七,姓田十四,绑死灰。

罗娘善良山场

械斗广南并,相反,械斗窝囊方,连火气,怎立足?

宁宇

毕竟围楼半辈,宁宇脾气,清楚。

土司爷收性,代表性,骨暴戾增长收敛已!

倒霉蛋,围楼已经流血,少爷希望再端!

糊涂啊,山场?跟土司爷打招呼山场,汉朝庭怪罪,寻糊涂蛋问罪找土司爷问罪?」

罗娘马:「罗娘救命啊!鬼迷窍,!」

,马反唇相讥,吐口口水,差点溅罗娘。

呸,狗,砍死!」

罗娘听,禁恨恨摇摇头,良言难劝该死鬼,鬼门关恩怨,哪

再犟吧,阎王爷死薄!」

宁宇土司府围楼被土司爷给绑,早土司府外哭喊,敢造次,眼巴巴守外!.

见围楼,马入内,被侗兵拿武器挡

向围楼内望,被绑,旁边围楼已经磨刀,

死。

广南永远活久,铁律,数血经验教训,残暴方法才压制住切!

宁宇换洗身衣物,酒,身酒气让更加害怕。

谁让盘闹,谁先活路!」

宁宇侗民,两片空白,哪跟敢宁宇讲话。

吧,刚刚朝罗娘吐口水?」

听马,急争:「朝罗娘。。。。」话完,宁宇刀,白刀进红刀,鲜血喷,场跟杀猪似怕!

梁川眼睛血腥!全部杀

三十啊,等杀完血流河吧!

真实

极度让胆寒,特别血柱几米远,谁腿肚打摆!

屋外被土司爷刀给捅死,跪坐,悲愤交加,却敢奈何土司府。

宁宇转头向另,舔舔舌头,给,照直接将给剖收割命!

猪狗东西,,再让闹腾两土司楼住?」

宁宇刀挥向边,斩断喉咙,挣扎,马便死透

怕,梁川虽见血数,畜牲杀,场景经历阵翻滚,直犯恶

「再继续杀,谁主!」

宁宇,剩早已尿

凶,怕死,犹其刀什候落砍等死

宁宇做法很直接,闹明白谁做,反正继续杀,听话全部干掉,迎刃解,既解决问题,解决制造问题

侗民死几惜,反倒才担,管容易。

土司,老爹常常告诉仁慈住,向往汉仁治才明白老头片苦

菩萨感化帮峒民,霹雳帮妖魔鬼怪!

侗民。

围楼外哭声越凄厉。

围楼内片冷漠,帮侗民。

统治者听话,死围楼屠刀软。

理深深

侗民半。

铁板块。

片土十分凶悍,杀虎搏豹怕,气候,,整广南强悍民兵,却盘砂散!因块,十法,法形股势力,点蝇头利斤斤计较,广南,打安平难!

任何政权危胁!

宁宇侗民放矛盾骚乱,已经法坐视理。

野火放任管,迟早漫山遍野。

已经始挑战土司权威。

,土司爷饶命!覃威鼓抢山头!」

覃威,资历算高老者,安平州霸,常常带福,其名!

再风光次才

「很命,!」

宁宇,让泄密

覃威给卖

收拾,回肯定半条命,除非远走涯,左右江,

宁宇向田,刀口指:「,再!」

见宁宇真活路争先恐:「田光叫打覃山场草药草药价钱,白白便宜!」

,宁宇信守诺言,真走掉,剩迟,失宝贵,宁宇话算话,眼睛眨直接全宰

宁宇走掉覃田两共七:「回告诉覃威与田光老东西交,明晌午围楼见论,否则再流血!今明山闹掂量吧!」

放进,让尸身领回,罗娘告诉宁宇尺,丈,谁再敢盘撒野,场!」

罗娘叹口气,让侗兵放条路,让侗民进围楼!侗民属眼见被土司杀哭,竟连反抗勇气

土司府横啊,已经深深,除非乱世英雄,带打头阵,否则给胆,勇气!

宁宇梁川:「咱,比,知,讲话听像咱刁,跟怂,非摆平!乡嘛,梁老弟害受惊!」

梁川外,胖胖宁宇真辣,怕,流血西北,死

《荡宋》转载请注明来源:阅读阁www.yueduge.net

《荡宋》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