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告状(1 / 2)

板斧战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郑泽听,扬嘴角笑笑,

「哦?戒律院镇魔司法师?见见徐师兄,问问。」

.....」

戒律院居被公司渗透....

赌场正厅,殷晴岚

「师弟,真辛苦受伤吧!哎呀,血,叫姐姐疼!」

妖怪....」

「快让姐姐!」

郑泽左闪右避,加速运功话,元婴真,直接被殷晴岚拽住双臂拦,拿丝巾锦帕,装模擦血。

郑泽办法,扫眼,

身啊?海青,抹胸,鞋,刚才套吧?且怎湿,明显刚洗澡。怎,身容易吗?

,浑身巧姐姐知药浴,专参加竞技场洗洗。」

郑泽听头

洗?别吧,怎墨竹山喜欢泡澡呢???何况每次泡澡,.

「姐姐稍候,请教镇魔司师兄,稍弟再。」

殷晴岚明显鬼,竟死拽郑泽

,既门师兄,何相见?弟弟先随整理番,换洗身。实相瞒,打破九关,风头,玄门轻俊杰,皆结交论,因此特设宴款待,嘱咐呢!给姐姐啊!」

「姐姐话,诸位师兄太客气何德何....」

郑泽微笑,目露寒光。

设什吊宴,玄门直接端桌,八婆遮拦,田真眼瞎徐良知,做肯定败露,抽身逃!

客气客气,次师弟姐姐舍身犯险,报,姐姐口,定满足....」.

殷晴岚水灵灵直凑爱。

郑泽,刚才乱七八糟按捺住凶性,束,眼瞪,双目射血光,直照晴岚仙瞪,冷声喝

「撒!」

殷晴岚眼神,登浑身颤,樱口微张,颊绯红,晕厥休克似腹,并拢双腿,颤颤巍巍靠墙壁

废物,蜜罐玄门骄,夙

啥啊,场被神教羞辱算啥屁,打回羞辱给搞崩坏,堕落

更离谱元神法震慑眼,竟失禁?摆明已经障,?真浪费宗门栽培,难怪殷谢罗山掌权,放弃。废物,真废物!

郑泽冷冷扫眼,扭头便走,赌场,立刻追杀徐亮,给拦住

群戴黑袍

「墨竹山弟郑泽戒律院执法司,

欺男霸街杀,跟趟。」

啧,宗门,杀鸡毛蒜皮管,收拾姓徐....

次转世做墨竹山庇护安慰修,郑泽

深呼吸,郑泽按捺住刚才连场乱杀打爽,积压胸口邪火,恢复脸冷漠,

「请诸位师兄带路。」

郑泽便跟虞山戒律院分部。被带间仅静室等候。执法司便关门

方倒锁门,封印,牒收墨竹山弟玉佩挂门口。

思其实很简单,门,,整兴师众,落逃,两件东西别拿

郑泽干脆借,平静气,梳理刚才轮番战,体内躁力雷息,经书拿读。

阵,黑袍老推门进玉佩交黑猫,找

舒服位置蜷团。

乃戒律院执律司司法师张默。」

老头郑泽,拿本厚厚卷宗摊郑泽牒,狼毫笔,翻写写画画,

「郑泽灵族修士白璐戒律院递状坐骑非礼,主崔恪相救,反倒被打死?」

郑泽猫,「....。」「崔恪吗?」

「正。」

张默点点头,写几笔,查查腿卷宗,抬头问,

「非礼吗?」

郑泽,「.....应该。」「未遂.....与死者崔恪相识?」「。」

「谁先?」「先丢法宝。」「打?」

「打羊.....土蝼。」

?因坐骑?」郑泽猫,转转眼珠,

「非逊,杀劫。」

杀劫?」

张默皱眉,边哗啦啦卷宗往翻,边问

「杀劫性质......杀劫谁提。」「。」

「....?」

张默郑泽扭头猫,猫头,郑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道祖是克苏鲁》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