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哈哈,还有埋伏(中)【求月票】

油爆香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www.yuedug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雨滂沱,疾风更甚。

秋丞支兵马南玉县顺利风光,北尚县便狼狈堪。随残兵聚拢,名九等五夫粗略统计番,色比夜色更黑几分。紧绷腮帮双眸似镇定淡漠,实则连精修剪胡须末梢呼吸细颤。

妙。

非常、非常、非常妙。

黑暗夜色掩护,残兵处僻静荒等待重整。庆幸敌追击涣散,怕吉少。名九等五马金刀块光秃石头

任凭风吹雨打。

久,另带兵合。

彩。

雨水将伤口鲜血冲刷干净,血淌伤口明显便右臂。定睛跟白素交名武胆武者?

「老田呢?」步流星,沉重双足踏方溅淤泥水花,啪嗒啪嗒响,裙甲却顾,直接张口问,「怎老田?」

九等五脸狠厉色。

语气带几分法纾解恨。

恶狠狠:「老田脑袋被。」

回答让怔。

似乎结果。

老田被共叔武刀斩首七等公夫。虽七等公夫搁武胆武者稀罕,平白折损练兵经验丰富老将,搁谁疼呢?

老田跟二关系错。

乍听消息,何忍

信:「老田怎容易……」

老田狡猾

若真敌,勉强硬

死吧

九等五夫沉脸,将头盔往狠狠掷,厉声:「容易?谁吗?气息极其接近十二等左更等右庶长!估摸离突破……」

七等公很费劲?

文士侧。

老田争取选择撤退,耽误片刻方留雨帘脸,憷。眼神,像

「……此番……等轻敌……」跟白素交武胆武者听等右庶长,惜老田死,接受实,「老田命,……」

话未被暴怒九等五夫打断。被彻底激怒、处狂暴状态凶兽,目眦欲裂,红丝布满眼眶,张口喷吐热气:「什命?分明!」

报跟实偏差点两点。

报跟打仗赢?

倘若沈棠帐真正实力致数据,偷袭北尚县兵马止今晚点儿。秋丞帐效力高级武胆武者。随便,即便今晚仍旧收获,被打七零八落,狼狈撤退。点儿白白给喂军功。

武胆武者言,被首级亡,羞辱性名九等五气。与白素交武将被提醒点,色刷……

谁负责调查

淑娘。

更准确主公爱妾。

献策袭击南玉县,计划进攻北尚县,基本

负责。因身陇舞郡豪绅,其族主经营南玉、北尚二解程度非外比拟。

初众南玉县获全胜,证明力,再加杀伤力,战场堪称杀器文士,北尚县便给予权利。

声音传

?」

声音听便知

苗淑站,冷冷

限度文士保证战场信息性,参与凝聚文间尚短,文气,仅勉强维持文士,摸清营寨兵力分布。

神做旁

即便消耗甚颊苍白色,偏偏般诋毁,怒火更胜。愤怒住委屈。牙齿咬唇,咽回肚

「哼,消息?」

苗淑握紧拳头。

咬牙:「雨水法穿透粮仓营帐……」

文士,探查清楚被雨水覆盖物。数肯定偏差,伏兵钩。实际数比探测兵力止……

共叔武。

很显,沈棠

「呵呵,借口吗?」名九等五夫冷冷苗淑,撒火顾及主公,再怎打骂——倘若僚,暴脾气直接拳头——便张口恶两句,「足便,免贻笑千古,害性命……哼!」

番话犹冷水苗淑头

气红脸,浑身止住颤抖。

推诿?」

见二似乎火气,另阻拦,老:「掰扯候,等先撤退,与主公等紧。尽早让主公知……」

邻居绵羊狼啊。

沈棠架势,显南玉县儿,指定秋收结束举兵讨债。

闻言,稍稍冷静。

重整聚拢差残部,借夜色风雨掩护悄悄撤退。,九等五夫放弃预案路线,另外条。苗淑冷脸:「条路线怕……」

?」

苗淑压火气:「恐埋伏。」

名九等五容驳斥:「原先条路更险峻,更容易遮蔽雨水探查,埋伏更高。既沈幼梨,再选条,岂投罗网?」

相反,路更宽阔。

伏兵法借助势避雨水。

,更稳妥。

《退下,让朕来》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