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到底谁给你的自信算计吾妻!

安澜郡主喜,正,却听离渊接:“命格极贵,已经被死牢,应该处斩,结局何。”

离渊话,让安澜郡主瞬间龟裂,养气功夫此刻功。

委屈朝太西榕帝眼,咬唇:“渊太招待二位,,您,您话实!”

离渊冷笑,“分,分毫,吾知,底谁给信算计吾妻!”

安澜郡主完全离渊场质问,难害怕西榕再与奉联盟,断奉输送寒铁?

奉皇帝若致使谈失败,定

候,安澜郡主才算打消儿嫁给离渊念头,奉太完全助力维护!

已经决定放弃婿,慌,希望离渊因今悔,含泪朝太礼,委屈

“皇伯伯,安澜真,安澜让觅儿献舞,诸位助兴,二觅儿念皇伯伯,绝渊太堪!

渊太满,般诋毁安澜紧,,外觅儿,西榕皇室啊!”

皇抿口酒,摸花白胡须,慢悠悠:“孤给法?”

……”

安澜郡主本借势敲打渊太二,哪话。

辞,太花芊芊,严肃:“芊丫头,?”

安澜郡主听口气,顿尴尬,瞬间窃喜,完全忽略奉太称呼。

正等做主,让渊太低头歉,却听太皇继续

“孤怎随便遣丫头伺候够格!”

话音落,安澜郡主觅儿连给花芊芊做婢资格

向太皇,怎明白太此抬举妃。

“皇伯伯……”

住口!”

皇阴沉向安澜郡主,“东西,底哪信,觉,孤难伤害芊丫头?”

安澜郡主未见此疾言厉色皇,印象,太颜悦色,很疼惜。

,朝廷次洗牌,皇兄命接待外使,政治舞台寻常争取利益,何太责问

切,西榕啊!

“皇伯伯,场误,安澜真……”

“莫唤孤皇伯伯!孤,思狡诈,。”

皇再次喝断安澜郡主话,朝门口侍立铁甲卫打势,铁甲卫领命,名男

狼狈,铁甲卫微微魂儿

“饶命饶命,饶命,!”

待铁甲卫话,安澜郡主:“安澜郡主,命奴才监视太妃,奴才妃被衙门给安澜郡主送信儿,奴才知,奴才听命啊!”

“哪胆狂徒,……挑拨西榕与关系,监视太!”

安澜郡主反应极快,怒,借口。

话显,西榕帝冷声:“安澜,朕本若知错,给渊太芊芊欠,朕落,悔改,!”

,安澜郡主才知西榕帝直隐忍给渊太交代。

,听皇兄思,责罚做错奉太端端坐!?

朝西榕帝方向快走几步,跪西榕帝脚边含泪低声:“皇……皇兄……西榕若羁绊,盟约何稳妥?臣妹西榕啊!”

西榕?真笑至极!朕若记错,朕早警告,莫打联姻主张!?朕糊涂替朕做决定,像北周,做西榕摄政王,慢慢取代朕!”

西榕帝越越怒,住抄茶杯,狠狠朝安澜郡主砸

安澜郡主瞬间被砸头破血流,刻,感觉感觉丝惧怕。

“皇兄,臣妹僭越思,臣妹许臣妹段,臣妹伤害,更忤逆皇兄啊!”

伤害?”

西榕帝远处皇将安澜郡主话听清二楚,首尾已经听卓犽清楚知芊丫头被押入清处,二郎差点因救治丧命,眼神阴沉。

与灵韵丝毫影响,更别芊丫头救犽儿,救西榕帝,更救命!

若真极乐神派西榕福星,芊丫头!

阅读阁【yueduge.net】第一时间更新《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最新章节。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