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余波

丈夫法儿,承恩公夫觉颤抖

疼爱唯儿,,让孙儿参加科考?

……委实超认知。

更何况读书赋平平,云改换门庭指望重孙代。

聪明,却并名,科举拿取绩?

步,……苦许

承恩公夫,奈何云文众已拿定主,几番劝阻,哪怕忧忡忡,

清晨,辆马车承恩公府侧门离,走进三尺见景象,渐渐失踪迹,唯湿湿青石板徒留两车辙。

,云宽水榭见哥,走争食鱼儿,言:「陛乎云氏,太偏颇……兄长,真像父亲言,龟缩京闭门拒客?让孙窝窝囊囊读书科考?」

云温眼皮话。

云宽:「盛老三厮,才名,因宠爱才官半职,若,何至翰林院数十载,五品官员?五品官,见仕途难。」

见兄长似乎仍急:「弟弟假,兄长爵位?因云氏爵位三代!爵位既减,弟问兄长句,保证爵位承?!」

云温猛眼睛。

波纹渐渐平静。

「哼!」云温抬步离

云宽兄长远身影,脸笑容。

……

盛苑入宫满福宫,见承元帝秦皇笑盈盈

「快给姨奶奶!」秦皇丫头被罚跪祠堂,此刻见活蹦乱跳,放余觉郑氏教孩

叫云雕,打打几丫头却该嚷嚷做妾。

丫头,懂何纳妾?!

教育教育!

郑氏办法极长记性。

秦皇伙儿愈,若思,找借口

思百转,皇帝却直接笑问:「苑姐儿啊,知昨儿御史参权贵斗殴?」

盛苑尚未踏科举路,已经被御史参奏,登问承元帝:「皇姨爷爷,需屿哥儿?」…

「……」承元帝丫头眼睛兴奋,像恨伙伴奏,登被噎

伙伴揍朕御史吧?」承元帝觉伙儿疑。

「怎呢!功名!」盛苑睁圆眼睛,表示呢!

「……」承元帝懂功名朝堂演全武咯?

欸,登基热闹,承元帝疼儿嘴角儿控制翘咯!「问问爹怎?」秦皇拿帕捂嘴轻笑。

盛苑爹咯!

「爹爹既曾提吃亏。」占便宜,

显摆?

「何止吃亏呢!」承元帝内甥拉御史诉苦水,恨写弹劾奏章弹劾云氏忍俊禁。

严肃嘟嘟御史憋屈涨红,露哈哈笑。

「浔儿跟长真幼稚,陛纵使疼太宠任性。」秦皇眼底含笑盛苑脑袋

承元帝错,捋胡须:「皇谦,见御史妥,错。」

盛苑虽晓计较打云丢脸,甚至乐见其

何呢?

火苗忽闪让盛苑吹灭。

态度,至缘由,

「苑姐儿,南书房读书啊?」承元帝忽句。

盛苑立刻脑袋摇跟拨浪鼓似:「回皇姨爷爷话,跟九江书院读书!」

秦皇笑,轻轻额头,笑问:「,姨奶奶喜爱犹豫南书房儒,知识,告诉满福宫膳休息,?」

伙伴啊!」盛苑掰安屿、卢晟欧阳翎,涂惠荣、夏霜君陈贺,特特叹口气,「寂寞啊!」

怕姨奶奶寂寞?」秦皇眼竖耳朵逗孩承元帝,佯失落向盛苑。

「……」盛苑秦皇般,很怀疑忘记外甥孙儿岁数儿快十岁哩!三五岁童!

读书风景、更玩儿儿、更跟您姨爷爷啊!」盛苑抱秦皇胳膊,哄举例,「次,南书房读书,怎及帮姐姐解围呢,?」

咯,梓童,难咯!明白?伙儿惦记玩儿呢!哈哈哈!」承元帝给盛苑解围。

秦皇芥蒂,彻底放揉盛苑脸颊。肉乎乎,真真儿!

哥哥永舒茶楼,知内掺合,倒才晓风,便爹爹。」

哥哥?

盛苑眼眸闪许迷茫,很快哥哥

「杨哥哥喜欢永舒茶楼附近热闹?楼外祥益班杂耍,赏荷包呢!哦,杂耍班改名字,叫祥荣班咯。」

盛苑何,听杨畔归茶楼,儿脱口

问题,反倒半月被外祖父母叫走哥哥。

哥哥错,哥哥每回呢!

褒贬哥哥盛苑,承元帝听祥益班,眼眸沉沉。

毓轩

阅读阁【www.yueduge.net】第一时间更新《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最新章节。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相关小说